17-04-03

共享單車被惡意毀損的其中一個因素與人性的自私面有關,包括偷藏私用、撬壞鎖頭、惡性鎖車等行徑,這些使用者想要免費侵用或惡意佔用的種種手段,破壞了「單車共享」的基本核心價值;這些存心不良的使用者們,察覺到了共享單車管理階層者們所看不見的共享單車營運漏洞,但是,共享單車業者不知是否已經意識到在這些惡性破壞的背後,藏著一個消費者想佔小便宜的動機,而出發點則與他們自身的設計漏洞有關。另一方面,雖然號稱是「互聯網共享」模式,但是大陸共享單車並不如外人所以為的有那麼高含金量的「黑科技」,大陸共享單車「智能鎖」的技術門檻並不高,但也由於這個原因才能夠壓低營運成本與訂價,所以它的擴散率才得以迅速拉升。

首先,我們先將焦點對準「摩拜與ofo的對決」及兩者間的優劣差異。
摩拜單車與ofo單車,大陸這兩大共享單車業者一開始的營運模式差異就很大,摩拜想要打造的是一輛高科技與高質感的單車,而ofo就沒考慮使用過度複雜的雲解鎖設計,加上它的密碼並不是採「雲變」概念,ofo單車的每一輛共享單車所配置的單車鎖頭都是四組數字的數字鎖,一輛單車配一組密碼、而且它是固定的密碼,解開密碼鎖很簡單,你只需要向ofo單車取得這輛單車的密碼就可以了,而取得該輛單車密碼的方式就是掃描這部單車車身上的二維碼,App就會從ofo單車的資料庫中提取該輛單車密碼後顯示于使用者的手機上,然後使用者再自行輸入數字密碼來開鎖。

所以,這裡頭就存在一個很大的漏洞,你不需要駭入系統也能輕鬆破解密碼,只要使用者在使用過一次之後,「將該部單車的密碼記下來」便行,像ofo單車這類技術層級較低的共享單車業者,其「App解鎖」的問題很大,他們的單車密碼之所以能夠被保護的最主要原因乃是據於「大數據法則」:除了單車投放量為數眾多之外,也因為這些單車每天會被同樣為數眾多的不同使用者騎用、而被移動到不同地點去──「巨量單車與移動性」正是共享單車業者所仰賴的主要營運設計。

也因此,許多共享單車就常發生有人把二維碼刮花好讓其他使用者無法辨識、以及自己用鎖把單車鎖住不讓別人使用…等這類低素質行為;可以說,共享單車被惡意毀損之所以頻仍,與單車解鎖漏洞誘人犯罪(想免費竊用)有很高的連結性,其中一個主要因素即在於人性的自私面,只要「把密碼記起來」,然後這些免費使用者就能隨心所欲了,包括偷藏私用、撬壞鎖頭、惡性鎖車等行徑,這些免費用車人的惡意侵用、佔用或破壞單車,一點也不在乎是否會因此破壞「單車共享」的基本核心價值,更別說會考慮是否侵犯及損及共享單車業者的營運與營利了;這些存心不良的使用者們,察覺到了共享單車管理階層者們所看不見的共享單車營運漏洞,但是,共享單車業者不知是否已經意識到在這些惡性破壞的背後,藏著一個消費者想佔小便宜的動機,而出發點則與他們自身的設計漏洞有關。

其次,雖然號稱是「互聯網共享」模式,但是大陸共享單車並不如外人所以為的有那麼高含金量的「黑科技」,大陸共享單車「智能鎖」的技術門檻並不高,但也由於這個原因才能夠壓低營運成本與訂價,所以它的擴散率才得以迅速拉升。
事實上,大陸共享單車
營運模式核心設計在其「APP解鎖與付款」,APP付款部份只是搭載於現成的微信付款或已行之有年的其他電子付款程序之內,因此無須再做任何改良創新,而APP解鎖技術則可以大分為兩大派別:分別是以擁有較高技術層級,採用「GPS+SIM通訊模塊」,以「掃描單車車身上的二維碼即可雲端自動解鎖」摩拜單車這類業者;或是採用較低階技術手段的「固定四位數字密碼鎖」,以「連結雲端取得密碼後再手動輸入密碼解鎖」的單車業者,像是舊版ofo小黃車便是。

較高的技術手段缺點是會增加成本,優點是可以減少單車的「使用Bug」,並能降低日後單車的維修成本;而採較低技術手段者,其優缺點恰恰與之相反,雖能壓低單車期初的製造成本,有利其資本應用及之於市場擴張,但日後單車的使用Bug、以及單車維修成本問題則很大。
如今,這兩派都互從對手的優缺點與市場實際營運中得到經驗而做出了修正,有趣的是,他們修正的方向都是向中間靠齊,現在新版摩拜單車的成本已降到人民幣兩千元,最新版的摩拜Lite單車造價甚至壓到五百元內;至於新的ofo單車則是全面換裝為
GPS,逐次淘汰數字型密碼鎖,每輛升級版ofo單車造價可能會高於五百元。

新近還有另一家正冒出頭的「Hellobike」(哈囉單車),Hellobike分別在2016114日與2017112日完成A+輪融資,日前又宣布已完成數億元人民幣的B輪融資。Hellobike一開始就是從摩拜和ofo的中間空隙切入市場利基,目前這家Hellobike單車每輛成本約在650~750元人民幣之間,也是使用GPS鎖,但是修正了摩拜單車追求單車的工藝以及高強度設計方式(摩拜單車為追求獨特性而採用偏心結構設計,因而增高了零配件成本,Hellobike單車則採用對稱設計,可以大量使用標準零件,因此成本相對降低很多)。
此外,在市場利基的戰略方面,Hellobike單車一開始就打定主意不一定非得進入摩拜和ofo強軍對峙的一線城市,摩拜共同創辦人楊磊所持理由是:全中國適合騎行單車的城市不少兩百個,所以沒必要非去擠一線城市的市場,楊磊認為二三線城市目前的競爭壓力較小,而且在保持同樣投放兩的同時,可以達到較高的覆蓋率,Hellobike公司對外表示,目前該公司已經進入了16座城市,總共投放了約70萬輛單車,用戶註冊數達1,100萬人,每日訂單數達到300萬筆以上,但是來自《2016年中國共享單車市場研究報告》的一份資料數據顯示來看,ofo與摩拜兩家共占據了91.3%的市場份額,所以留給其他共享單車平台的空間確實不多,因此Hellobike的深耕二三線市場戰略、與其實際的戰略執行是否能遂其願,還有上述Hellobike公司公告的營運數據真偽如何?都尚待市場的驗證。

【發表於:2017/04/20  ───  米勒的行銷世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米勒的行銷世界

米勒的行銷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